假冒他人驰名茶叶商标,被控以假冒注册商标罪

2020-07-26 10:15:24 阅读
被告人宁某A、刘某B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根据(2015)西刑终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涉案“假冒注册商标”茶叶价值达到了刑事立案标准,二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
深圳商标律师
宁某A、刘某B假冒注册商标一审刑事判决书
勐海县人民法院
(2015)海刑初字第187号
  公诉机关勐海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宁某A,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4年12月27日被勐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2月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勐海县看守所。
  被告人刘某B,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5年1月16日被勐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2月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勐海县看守所。
  勐海县人民检察院以海检公诉刑诉(2015)15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宁某A、刘某B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5年7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10日在本院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12月,广东茶商张某(未能核实身份,未在案)与被告人宁某A(茶商)之间有加工生产“中茶”牌云南七子饼茶的意向,被告人宁某A看完广东茶商提供的样品后,于2014年2月找到被告人刘某B(勐海县聚茗茶厂厂长),被告人宁某A提出使用其之前存放在聚茗茶厂近1000公斤重的散茶在聚茗茶厂生产一批“中茶”牌云南七子饼茶,并向茶厂支付每公斤10元的加工费。刘某B同意代加工生产茶饼,随后茶饼的压制、烘烤以及“中茶”牌商标包装均由刘某B组织工人在聚茗茶厂完成。茶饼使用的相关内飞、包装棉纸等材料由宁某A从快件公司收到后向聚茗茶厂提供。2014年3月13日,勐海县工商局到聚茗茶厂检查,当场查获45件“中茶”牌云南七子饼茶,其中42件茶饼的内飞为:“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云南分公司出品”字样;3件茶饼的内飞为:“西双版纳州勐海茶厂出品”字样。
  针对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了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抓获经过、到案经过、辨认笔录及照片、户口证明、证明、物证照片、勐海县工商局行政处罚案件材料、拍卖材料、勐海茶厂注册商标材料、“中茶”商标注册证、商标证明、声明、营业执照、授权书、组织机构代码证、情况说明、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宁某A、刘某B未经“中茶”注册商标权人许可,在生产同一种商品(云南七子饼茶)上使用与“中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宁某A、刘某B对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
  被告人宁某A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宁某A认罪态度好,社会危害性小,可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刘某B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某B有自首情节,且认罪态度较好,具有悔罪表现,可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广东茶商张某(未能核实身份,未在案)与被告人宁某A(茶商)之间有加工生产“中茶”牌云南七子饼茶的意向,被告人宁某A看完广东茶商提供的样品后,于2014年2月找到被告人刘某B(勐海县聚茗茶厂厂长),被告人宁某A提出使用其之前存放在聚茗茶厂近1000公斤重的散茶在聚茗茶厂生产一批“中茶”牌云南七子饼茶,并向茶厂支付每公斤10元的加工费。被告人刘某B同意代加工生产茶饼,随后茶饼的压制、烘烤以及“中茶”牌商标包装均由刘某B组织工人在聚茗茶厂完成。茶饼使用的相关内飞、包装棉纸等材料由被告人宁某A提供。2014年3月13日,勐海县工商局到聚茗茶厂检查,当场查获45件“中茶”牌云南七子饼茶,其中42件茶饼的内飞为:“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云南分公司出品”字样;3件茶饼的内飞为:“西双版纳州勐海茶厂出品”字样。查获的45件茶叶尚未流入市场,未给被害人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案件线索转办函,证实案件来源系勐海县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转办。
  2、身份证明、前科证明,证实被告人宁某A、刘某B的身份情况及无违法犯罪记录情况。
  3、抓获经过、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宁某A于2014年12月27日被抓获,被告人刘某B于2015年1月15日到勐海县公安局投案自首的经过。
  4、物证照片,证实涉案茶饼内飞、包装材料、生产、包装、存放涉案茶饼的现场、被拍卖的茶叶、使用虚假的霉变茶饼制造虚假销毁现场现场情况。
  5、勐海县工商局办案卷宗(勐海县公安局案件来源登记表、现场笔录、立案登记表、询问通知书、行政处罚案件有关事项审批表、行政强制措施通知书、询问笔录、身份证复印件、营业执照复印件、鉴定证明、案审委员会工作纪要、案件处理请示、文件处理卡、案件答复、案件公告、案件核审表、案件调查终结报告、结案报告表、云南省罚没物资专用收据),证实勐海县工商局对在聚茗茶厂查获45件(其中42件“中茶牌”茶饼内飞为内飞标注“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有限公司云南省茶叶分公司出品”字样;3件为“中茶牌”红中绿茶饼内飞为“勐海茶厂出品”字样)涉嫌假冒注册商标茶饼的事实以及处理的经过;勐海县工商局对查获的45件3780片茶饼进行扣押并对扣押的茶饼予以没收作无主财物依法处理的事实。
  6、拍卖成交卷宗(委托拍卖合同、拍卖公告、拍卖须知、拍品目录、拍卖活动前期备案表、拍卖会备案表、竞买人登记表、拍卖现场图、拍卖成交确认书、现场竞价记录表、拍卖经营批准证书、拍卖活动后期备案表、拍卖师执业注册记录、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书),证实勐海县工商局对查获的30件2520片茶饼委托西双版纳远滕拍卖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拍卖,被岩应叫以30240元拍卖成交。
  7、资质证明、声明、商标注册证、中国驰名商标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商标许可协议、核准转让注册商标证明、核准续展注册证明、营业执照、授权书、合伙企业营业执照、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商标详细信息,证实勐海茶厂的企业身份情况及“勐海茶厂”于2009年5月28日正式注册为商标,注册号为5440103,有效期2009年5月28日至2019年5月27日,权利人为勐海茶厂,“勐海茶厂”注册商标于2011年7月25日无效宣告完成,“大益牌”被勐海茶厂注册为商标,注册号为350839;证实勐海茶厂未委托任何单位和个人生产以“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茶厂出品”的内飞生产“中茶牌”普洱茶产品;证实云南中茶茶叶有限公司、中国土产畜产云南茶叶进出口公司的公司身份情况及“中茶”为注册商标,注册号为第13072号,注册人为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总公司,2001年13072号商标转让注册,受让人为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授权云南中茶茶叶有限公司使用并维护中茶商标;证实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茶”牌商标唯一的合法所有人,授权云南中茶茶叶有限公司使用“中茶”牌商标生产、销售云南红茶、云南绿茶、普洱茶类产品;证实云南中茶茶叶有限公司、中国土产畜产云南茶叶进出口公司从未授权勐海聚茗茶厂、宁某A、刘某B生产任何“中茶牌”商标之普洱茶。
  8、(2015)西刑终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勐海县价格认证中心出具情况说明,证实(2015)西刑终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涉案“假冒注册商标”茶叶价值达到了刑事立案标准;证实勐海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委托鉴定的“云南七子饼茶”数量42件,内飞标注“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有限公司云南省茶叶分公司出品”字样,因中心鉴定员多次考察和走访版纳茶叶市场,都没能了解到该茶饼的价格,因此该委托鉴定的“云南七子饼茶”无法出具价格鉴定结论书。
  9、辨认笔录及辨认照片,证实被告人刘某B使用假冒注册商标的茶饼、压制、烘烤、包装、存放假冒“中茶牌”茶饼的地点、让其加工假冒注册商标茶饼的人进行辨认的情况,经辨认,让其加工假冒注册商标茶饼的人是被告人宁某A;证人岩某1对存放30件茶叶在自家的人进行辨认的情况,经辨认,该人是被告人宁某A;证人谷某1对聚茗茶厂包装“中茶牌”茶饼地点、使用的包装材料、提供包装材料的人进行辨认的情况,经辨认,包装材料是被告人刘某B提供的;证人周某对在聚茗茶厂压制“中茶牌”茶饼的地点、设备使用的茶饼内飞(西双版纳州勐海茶厂出口)、生产涉案茶饼的板进行辨认的情况,经辨认,老板是被告人宁某A。
  10、证人罕某某、余某、高某的证言,均证实勐遮工商分局在聚茗茶厂查获了45件“中茶”牌茶饼,聚茗茶厂茶叶被工商局查获后,丁某找到证人帮忙拿回茶叶,因45件茶叶的鉴定价格过高,便让茶科所的人将鉴定价格压低为12元每饼,后以霉变的理由虚假销毁了15件,拍卖了30件,最终拍卖的30件及剩余的14件均被丁某的人拉走的事实与经过。
  11、证人岩应叫、岩温叫的证言,均证实证人岩应叫、岩温叫到景洪拍卖行拍卖茶叶,茶叶是帮丁老板娘拍的,后来听丁老板说拍来的茶饼是一个广东老板的事实与经过。
  12、证人丁某的证言,证实证人丁某厂里的茶叶被工商局扣押之后,找工商局的人帮忙拿回茶叶的事实与经过,茶叶实际上是一个姓宁的广东人的事实。被告人刘某B是茶厂的股东,同时是茶厂的厂长,负责茶叶生产,对外接单和加工的事实。
  13、证人陈某1、陈某2、刘某、马某、杨某的证言,均证实涉案的茶叶按照要求被降低价格鉴定的事实与经过。
  14、证人岩某1的证言,证实一个叫宁某A的广东人将拍卖来的大概27件茶叶存放在自己家中的事实与经过。
  15、证人范某、周某、谷某2的证言,均证实聚茗茶厂生产的“中茶”牌茶饼是一个宁姓老板的,茶饼是被告人刘某B安排生产的,内飞也是被告人刘某B拿到车间让工人压到茶饼上的事实与经过。
  16、证人李某、廖某的证言,均证实2014年3月13日,工商局工作人员从聚茗茶厂查获45件印有“中茶牌”商标的茶饼,其中1件带到勐海工商局去做鉴定。过了一段时间高某让把茶饼里的内飞拆掉,准备把茶饼拿去拍卖,拆除5.6件后就没有拆的事实与经过。
  17、被告人宁某A的供述,证实被告人宁某A在明知其与被告人刘某B、张某没有生产“中茶”牌茶饼的授权书的情况下,为了赚钱便让被告人刘某B帮忙生产假冒“中茶”牌注册商标的茶饼的事实与经过。
  18、被告人刘某B的供述,证实被告人刘某B在明知无权生产“中茶”牌茶饼的情况下,仍然帮被告人宁某A加工、生产假冒“中茶”牌注册商标45(每件84饼)茶饼其中有3件的内飞为“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茶厂出品”字样的事实与经过。
  19、情况说明、勐海茶厂文件,证实除被告人刘某B指证丁某在该案中明知生产假冒注册商标茶叶的事实,且是经丁某授权,但无其他证据,故未将丁某作为犯罪嫌疑人的事实;证实“中茶”牌红中绿(内飞勐海茶厂出品)是勐海茶厂在1994年以前生产的产品,但1994年11月17日后,勐海茶厂接通知后,停止使用“中茶”牌商标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宁某A、刘某B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根据(2015)西刑终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涉案“假冒注册商标”茶叶价值达到了刑事立案标准,二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刘某B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被告人宁某A到案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均可从轻处罚,对被告人宁某A、刘某B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鉴于被告人宁某A、刘某B二人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不宜区分主从犯。根据被告人宁某A、刘某B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可对二被告人从轻处罚。为维护国家商标管理法规,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宁某A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缓刑考验期自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本判决生效之日缴纳)。
  二、被告人刘某B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缓刑考验期自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本判决生效之日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二〇一五年九月一日
   

版权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深圳地区商标法律知识公益网站,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藏身工业园日产上千台苹果手机 深圳捣毁山寨iPhone工厂
下一篇:朋友圈盗卖知名品牌运动鞋牟利,被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